讲中国历史,看历史知识,尽在利来国际娱乐平台网

文学作品中的酒知识 金瓶梅中的酒

来源:利来国际娱乐平台2017-10-23 11:27:27责编:陈俊倩人气:
字号:小号|大号
【内容导读】金瓶梅中出现最多的酒是金华酒。无论大事小事,动辄小厮们出去拎一两坛“金华酒儿”,“娘每们吃”。金华酒应该是米做的黄酒,清甜绵软,怪不得几房老婆一吃就是一坛。西门…

金瓶梅中出现最多的酒是金华酒。无论大事小事,动辄小厮们出去拎一两坛“金华酒儿”,“娘每们吃”。金华酒应该是米做的黄酒,清甜绵软,怪不得几房老婆一吃就是一坛。西门庆结十兄弟,更是先买了五六坛送到玉皇庙里尽情一醉——他也知道弟兄们明摆着吃他用他。黄酒普遍被认为是温和补养的东西,男女老少皆宜,无论清晨黄昏,一两斤地吃着。月娘盼生子,拣定了壬子日与西门庆交欢,次日清晨便备了羊羔美酒,鸡子腰子与他补肾。这“好甜金华酒儿”,就象刘姥姥在贾家吃的“蜜水儿似的”,落喉图个舒畅,过后头晕目眩。吃得“眉黛低横,秋波斜视”。男男女女尽皆忘情,“饧成一块”。虽是小说常用套话,细想来有趣得紧。怀妊和哺乳期的李瓶儿也照吃不误。瓶儿有奶妈,用不着自己的奶。瓶儿产后流血不止,逐渐酿成血山崩,初起时也一样陪着女眷们吃酒,身体不舒服就回房歇一转再回来。习惯了今天的卫生和健康标准的人看得大惊失色。

加料加味的酒在金瓶梅中也极多见。吴月娘西门庆为娶李瓶儿置气一回,大雪夜月娘烧香言归于好。第二日小老婆们聚集臧否一回,撺掇着家中摆酒庆贺。西门庆见来兴儿雪地里提回鸡鹅下饭和金华酒,说“家里现放着酒,又去买”,一面叫把前厢房的双料茉莉酒,提两坛搀着吃。茉莉花熏茶是常事,浸酒只金瓶梅中见。双料还恐味不足。《红楼梦》里湘云请合家上下吃螃蟹,黛玉吃了一点子,觉得心口微微的疼,要吃烧酒。宝玉忙命将合欢花浸的烧酒取一壶来。黄酒力弱,浸药材的多是烧酒。浸花儿的可能也是烧酒?西门庆和王六儿勾搭,嫌她家酒是街上一般小酒店买来的,不好,叫小厮送了竹叶青去,说里头有许多药味,甚是峻利。竹叶青是白酒。后来又去王六儿家,掏出钱来让她去买南烧酒吃。江南一带好浸烧酒,杨梅烧,玫瑰烧,虎骨木瓜烧。想是金瓶梅的古风一路传下来的。李瓶儿死,西门庆大办丧事,大排酒戏。悲痛归悲痛,彼时的丧事和喜事一样是为外人看热闹的。吃酒吃到天色将晚,西门庆又拎出四坛麻姑酒,说吃完了这些才准走。哪个摇席破座,必罚哪个。和今天很多人的酒风,何其相似乃尔。西门庆书房赏雪,一边听小优儿弹唱,一边打开一坛双料麻姑酒。麻姑酒不止是个名色,不知有什么药料花香在里头。

依时饮食是优良传统。西门庆家夏天吃刘太监谢人情送的木樨荷花酒,秋天吃菊花酒。西门庆共同贪赃枉法买合人命的同僚夏提刑,比西门庆做官早,升官快,却未写他家事如何。夏提刑请西门庆家去吃自做的菊花酒,西门庆嫌“异香异气”,回来要李瓶儿另热葡萄酒给他吃。另年秋天重阳宴,西门庆令人打开一坛夏家送的菊花酒,却是“碧靛青,喷鼻香”。吃法是开坛先搀一瓶凉水,去其蓼辣之性。黄酒不是碧清的,也没有“蓼辣之性”。应该是烧酒。

明清两朝民间吃葡萄酒,在很多小说里都有提到。且认为葡萄酒是“素”的,和尚也吃得。唐三藏孙行者西天取经,一路被人劝吃葡萄酒。除了唐太宗敬的一杯,余者皆孙行者代领了。行者酒量又不好,吃了就发猴酒疯。西门庆家吃螃蟹跟葡萄酒,金莲为了剌着李瓶儿招待了书童儿在房里吃酒,就说吃螃蟹须得就金华酒,还得再来只烧鸭子。剌得瓶儿脸上红一阵白一阵。不过单说饮酒配搭,金莲有理。今天中国人持螯把酒,还把的是黄酒。西餐里吃虾蟹海鲜这些东西,配的是白葡萄酒。金瓶梅时的葡萄酒有无红白之分不清楚,可是宝玉吃的葡萄酒是红的。芳官拿了玫瑰露给五儿吃,柳家的母女两个见是胭脂一般的汁子,以为是葡萄酒,忙叫拿旋子烫滚水。热吃的红葡萄酒,法国意大利的品酒家听了,非魂飞魄散不可。

除了南酒烧酒葡萄酒,还有豆酒。是豆子浸的酒还是豆子酿的酒?无从得知。豆类虽然也含淀粉多糖,却蛋白也高,酿酒恐怕容易腐坏。或是另有秘传手艺。荆都监送的豆酒,西门庆打开看,也是碧靛般清,其味深长。象白酒,原汁酿出再蒸馏过。欧洲国家民间用各种水果酿酒,桃子杏子,发酵蒸馏,有水果香,更十分浓烈。出名的水手酒rum,是甘蔗做的烈酒。若中国的豆酒传世,怕不与tofu齐名。西门庆吃了人家送的豆酒,改日在宋御史面前便荐荆都监“才勇兼备”。宋御史回京,果然一本参奏皇帝,保荐了荆都监。转头便升了东南统制兼漕运总兵官,穿着大红补服来拜。人情往来,原来如此。

吃酒要有下酒。书中摆出来,总说是鸡鹅鸭蹄,按酒下饭。究竟下酒的是什么?只在招待送药胡僧时细细写了一笔。道是头鱼,糟鸭,乌皮鸡,舞鲈公。总归是有味不腻,能一递一口吃个不停的。此处的糟鸭象是冷盘,不比儒林外

史马二先生西湖上见的滚热的糟鸭。末后却又拿出两样艳物来与胡僧下酒,一碟子癞葡萄,一碟子流心红李子。汪曾祺说过,癞葡萄是苦瓜。苦瓜熟后籽儿一粒粒血红,果然“艳物”。苦瓜李子下酒,倒也新奇。王六儿生日,拉拢着西门庆家的小厮,留着肴馔寿面与玳安。一碟驴肉,一碟腊烧鸡。山东吃驴肉由来以久。

历史解密战史风云野史秘闻风云人物文史百科